首 页 《读者》航空版 关于《读者》 订购《读者》 早期文章 在线投稿 来稿选登 广告刊登
论  坛 时代快讯 出版消息 文化动态 健康生活 音  乐 中文教育 读者心声
看 世 界 艺术欣赏 茶  学 饮食文化 关  注 名言警句 幽  默 范子登专栏
当前位置:首页早期文章选登
千万里,爱的呼唤
来源:《读者》2005年第3期    时间:2011/10/22    阅读:1863次

作者:泽津

  80天,九死一生,穿越两市五省,34岁的农民郭永山为了见病重的母亲最后一面,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,硬是从山东烟台市走回了黑龙江省依兰县洪克力镇,拥抱了令他魂牵梦绕的病危的母亲。从他好消瘦的脸庞和忧郁的神态中,怎么也抹不掉那惊魂落魄的80天!思绪、情感,就像那一丝丝长线,把他牵到了令其胆战心惊的日日夜夜。

  讨钱,我要回去见病重的母亲

  不知道是第几次站在老板面前了。为讨要自己应得的那份工资时,郭永山才后悔自己这么没日没夜,卖命地努力干活。想想初来工地时老板承诺的每月800元工资,还有年底的红包,他觉得眼前这张财大气粗的脸是多么的可恶。

  为了帮母亲治病,他晚上还到附近的大酒店当清洁员,为一晚上5元钱的收入忙碌着。可半年多了,干活的工资他一分钱也没拿过。要不是这回妈妈病重打电话叫他回家,他也许想不到要来要这笔钱。

  “老板,我妈妈真的病重了,你就行行好吧!”郭永山苦苦哀求,对方却始终横着脸,说他没有钱,要等几天。郭永山在酒店打工一共攒了300元钱,除去给妈妈买药,他的衣兜里只有2元钱了。这怎么回家呢?拿什么钱坐车?拿什么钱给妈妈治病?一着急,郭永山病倒了。

  强撑着身体来到工地干活,由于身体虚弱,工人们让他操纵搅拌机。机器的轰鸣,嘈杂的声音,使得郭永山的内心烦燥得很。他身子一软,一下子跌倒在飞速旋转的电动机旁,他的左手搭在了搅拌机上。只听“哎呀”一声,他的左手食指,立时被搅拌机制钢丝绳绞掉了,鲜血一滴一滴地流淌着。他眼前一黑,就昏过去了。老板吩咐工人将郭送到医院,交了100元处置费,转身就走了。当郭永山和工友们找老板理论时,老板身边几个打手般的人物用拳头把他们挡在了外面。

  没有办法了,伤势稍好,郭永山乘着夜黑风高,逃离了工地。他把给妈妈买的药里三层、外三层地拿塑料袋包好,除此以外,所有的家当就是两个馒头。望着天上的北头七星,他心里默默地呼喊:妈妈,我现在就回家了!妈妈,你等着我回去!妈妈,我等着我给你唱歌啊!

  没钱,沿着铁路走一步是一步

  2004年2月2日一个漆黑的夜,郭永山从山东省烟台市珠玑火车站出发,沿着漫长的铁路线,徒步踏上了艰难的归乡之路。累了,在路基上歇一歇;渴了,趴在河沿上喝几口水;饿了,就把馒头拿出来啃几口。腿肿胀了,就蹲下来用手揉搓;脚磨出大泡,他把鞋脱下,找根细木条,挑开放血,接着再走。

  当他通过一座一里多长的铁桥时,一列呼啸而过的火车带起的强大冲击波冲得他连摔了三个大跟头,险些掉进滚滚的大河里去。他一手抓住铁栏杆,另一只手紧紧地护住妈妈的药品,心里不断地喊:站起来,别趴下,向前走!

  当经过铁道旁几座坟包时,郭永山害怕了。这时,妈妈那微弱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耳边:“小山啊!妈妈特别愿听你唱《想家的时候》那首歌!”这让郭永山什么都不害怕,亮起嗓门唱起来那歌来。

  到了蔡家庄火车站,肚子饿得咕咕叫。馒头早就吃光了。他悄悄地走到一住宅前,礼貌地敲了门,想讨口饭吃。谁知院子里蹿出两条大狼狗,照定他的左腿和右腿狠狠就咬,鲜血染红了他的灰色毛裤。狗主人出来,听说他是来要饭的,连道歉的话也没说,就关上门。他只好托着伤腿一步一步挪到一家私人诊所,用仅有的2元钱包扎了一下,又一瘸一拐地上路了。

  当他走进青龙河火车站时,又困又乏的他一头扎在货场墙根的地上,不到半分钟就睡着了。半夜里,郭永山被六个乞丐“劈劈啪啪”地打醒了。一位50多岁的老乞丐喊叫道:“你赶快给我们离开,这是我们的地盘!”几名乞丐将他抬到台阶前,狠狠地往铁道上一摔。老乞丐老把药品使劲向铁路中间抛去。郭永山强忍着痛爬去捡,当他拿到药时,差点被疾驰而来的火车撞上。他的泪水恣意地流淌着,心里默默地念道:妈妈,你等着我回去!妈妈,等着我给你唱歌啊!

  野狼,你不能阻止我回家的脚步

  走出了山海关,塞北的风像无情的鞭子抽打着他的身体。肆虐的雪花像傲慢的妖怪落在他的头上。每当饥寒交迫,就为顾客、老板唱令人心酸的《想家的时候》这首歌,换来剩饭、剩菜。吃饱后,又抖擞精神,拄着铁棍向前行走。

  到了2004年3月31日,他已经走了55天,迈进了沈阳车站。望着川流不息的各种车辆,产生了扒车的念头。前两次都被发现,被推下了车。当他第三次成功时,却没想到:到达的是大连。他气得连捶自己的胸膛。沿着铁路线走进车站附近的饭店为老板们唱起了《想家的时候》这首歌。吃完剩饭、剩菜,他又向老板索要了几张旧报纸和一盒火柴。他想冷时就用这个取暖。在一个暮色深沉的夜晚,他不小心迷失了方向,稀里糊涂地走进一片树林中。忽然有六个绿光一闪一闪地向他移来:狼!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吓得哭起来,边哭边退。当他的右手碰到衣兜里的火柴时,想起了野狼最怕火光。他哆嗦地从衣兜里掏出报纸点燃,又将附近的蒿草和乱木堆积起来把火接过去,并操起两个火把向野狼掷去。才把它们赶跑。心中踏实了一些,可想到妈妈病中的电话,心里就不是滋味,惟一的愿望就是想让妈妈一定要等到他回家。

  回家,歌声伴着妈妈安详地长眠

  走了78天后,郭永山终于昏倒在大庆市的一个建材市场内,好心的人们报了110,郭永山被赶来的干警送到医院抢救。他把78天来的经历告诉了身边的干警,他们被深深地感动了,尹所长告诉他:“不要怕!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送你回家!”

  第二天,也就是2004年4月15日6时55分,他被安全地送上了开往佳木斯方向的火车。一天后,他终于到达了依兰县洪克力镇。一下车就快速向家中奔去。推开门,郭永山急冲冲地走到妈妈病床前,泣不成声地说道:“妈妈,儿子回来了!”瘦如干柴、满脸沧桑的郭大妈伸出布满老茧的手,颤巍巍地念叨着:“儿子,你回来了!儿子,妈想死你了!”永山告诉了妈妈从山东徒步带药回来,郭大妈努力睁开浑浊的双眼说:“儿子,妈妈最后想听听你那《想家的时候》的歌声啊!”

  在郭永山含着泪的歌声中,郭大妈一手握着儿子千里迢迢带回来的药品,另一只手扯着郭永山的手,永远地睡去,脸上是笑容,安详而满足的笑容……

 


相关文章:
   女人凭感觉
   生命 断 想
   最美的嫁衣
   富了也要穷孩子
   笑从何处来
   完美与残缺

更多评论
(0b8tyt4h4o3@gmail.com):
    employers  liability  insurance      online  college  course      where  to  buy  real  levitra      insurance  car      cheap  viagra 
2014/11/12 14:21:01

(h408rlm7@hotmail.com):
    17  car  insurance      buy  cialis  on  line      compare  car  insurance      erectile      cheap  car  insurance  in  florida 
2014/10/25 19:02:20

(oe4gtj2ze@yahoo.com):
    vehicle  opt      viagra  cheap      services  netquote      establish  paperinsurance  auto 
2014/7/16 23:25:10

(0cxbx4nra@yahoo.com):
    condition      very  intimidating      strategies  include      insurance  insure 
2014/7/10 1:45:17

(1z903und@mail.com):
    own  stash      insurance      buy  levitra      small  business  insurance  california 
2014/7/8 11:09:43

昵称: 邮箱: 验证:
主题:
内容: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新方舟简介 | 友情链接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粤ICP备051403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