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《读者》航空版 关于《读者》 订购《读者》 早期文章 在线投稿 来稿选登 广告刊登
论  坛 时代快讯 出版消息 文化动态 健康生活 音  乐 中文教育 读者心声
看 世 界 艺术欣赏 茶  学 饮食文化 关  注 名言警句 幽  默 范子登专栏
当前位置:首页出版消息
苍黄
来源:新华书店.COM    时间:2009/9/7    阅读:3303次
苍黄

苍黄

商品编码: 101089370
作者: 王跃文 著 ISBN: 9787214048202
出版社: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: 2009年08月

 

编辑推荐

《国画》十年 《苍黄》再起
官场小说第一人 蛰伏十年磨一剑。
王蒙、莫言、阎真、韩少功、雷达、白烨、王干、解玺璋联袂推荐。
期待——王跃文最得意的长篇小说。
这十年,我观察和思考了很多现实问题,这些都在《苍黄》里面有所体现。可以说,十年磨一剑,说的是我十年的等待和思考,凝结成这部长篇小说。
分享——写作十年最快意的新体验
凌晨三点写完最后一个字,我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意和兴奋,我迫切地需要与人分享这一切!这是我写作十年从来没有过的体验。

内容简介

乌柚县有两个刘星明:一个是人称“刘半间”的县委书记,一个是李济运的同学“刘差配”。
李济运身为县委常委、县委办主任,也是县委书记刘星明的得力助手,却因政府选举风波两人貌合神离。乌柚县把选举中的差额配角叫做差配,差配干部的角色很有些暖昧。原定的差配干部舒泽光不肯合作,李济运推荐的同学刘星明却在会场突然发疯。
舒泽光先后因经济问题和嫖娼被调查,却清白脱身。舒泽光的老婆宋香云是幼儿园的饮事员,她不满男人被陷害而投毒,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。成鄂渝是某中央媒体的记者,每遇地方出事便前往敲诈。李济运同宣传部长朱芝巧为周旋,不使事态弄得沸沸扬扬。李济运做的事同朱芝异曲同工,他主管信访。原物价局长舒泽光、原财政局副局长刘大亮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医院。李济运十分苦闷,找老同学熊雄诉苦。
民营企业家贺飞龙红黑两道,却很得刘星明赏识,先被推为县政协委员,又被任命为县长助理。而乌柚很多群众上访,都同贺飞龙的生意有关。李济运老家房子被炸,作案者竟是贺飞龙的手下。公安局长周应龙出面说情,李济运只好给个面子。
市里的领导班子突然有了变动:李济运的老领导田副书记调任省交通厅副厅长,成鄂渝调任市委宣传部长!
李济发因为自家煤矿出事而被玩弄,联合人大主任李非凡、县长明阳、政协主席吴德满、李济运一齐倒刘,最终,刘星明被市纪委带走了。
熊雄被派到乌柚当县委书记,李济运同朱芝大喜过望。然而,熊雄却完全变了个人:乌柚县的班子格局很快发生变化,李济运被调到省交通厅挂职,明阳被调走,李非凡就地免职,吴德满提前退居二线。朱芝被免去宣传部长职务,神秘失踪的李济发生死不明……


作者简介


王跃文,湖南省溆浦县人,小说家。出版有长篇小说《国画》、《梅次故事》、《亡魂鸟》、《西州月》、《大清相国》、《苍黄》及小说集、散文杂文集多种。他的文字始终渗透着深沉的忧患意识和凌厉的批判锋芒,颇受读者喜爱。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现服务于湖南省作家协会。

书摘与插图

有天刘星明下乡,到了偏远山区,见白云出岫,风过袖底,颇为快意。只苦于不会写诗,倒是想起了前人的句子。他也记不清那是谁的,脱口吟哦起来:“一间茅屋在深山,白云半间僧半间;白云有时行雨去,回头却羡老僧闲。”
  身边围着好几个人,纷纷鼓掌喝彩,只道刘书记才思敏捷,出口成章。刘星明也含糊着,不说自己拾了古人牙慧。他双手叉腰,远眺满目青山,发起了感慨:“真想学那老和尚,远离万丈红尘,到这深山里结茅屋一间,还让去白云半间。人的贪心不可太重,日食不过三餐,夜宿不过五尺。”
  李济运正好在场,也是无尽感慨:“是啊!钱财如粪土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要那么多干什么?有些人手伸得那么长,到头来人财两空!”
  刘星明又道:“济运哪,我退下来之后,就到这里来,建个小茅屋,过过清闲日子。你们要是还记得我,一年半载上来看看,我陪你喝杯好茶。”
  李济运笑道:“刘书记年富力强,前程似锦,结茅屋的日子还远着哪!”
  刘星明写得出这么好的诗,李济运不太相信。他有回偶然想起,才知道那是郑板桥的诗。李济运文才虽是不错,但肚子里古典文学,也不过几首唐诗宋词。刘星明是学机电的,文墨功夫不会太好。郑板桥毕竟不像李杜,他的诗平常人知道的少。刘星明记住了这首诗,也许是碰巧读到过。他刚到乌柚县的头几个月,不论走到哪里都喜欢吟诵“白云半间僧半间”,都说要建个小茅屋。李济运若是在场,就只是微笑着鼓鼓掌,不再生发感慨了。他怕自己再说话,刘星明就会尴尬。那等于提醒人家老说几句现话。别人夸刘书记好诗,李济运只作没听见。他是县委办主任,时常陪同刘星明下乡。照说县委书记出门,犯不着老带上县委办主任,人家大小也是个常委。可李济运年纪很轻,刘星明有事就喜欢叫上他。
  没想到有人却把刘星明这些话记落肚子里去了,背地里说:“刘书记要那么多小茅屋干什么?”于是,刘星明就有了个外号,叫刘半间。刘星明到乌柚县转眼就快一年,该调整的干部也都重新安排了。有得意走运的,也有背后骂娘的。县里的干部,敢直呼国家领导人名字,却不敢把县委书记名字挂在嘴上。哪怕背地里说起,也多会叫刘书记。口口声声刘半间的,都是些无所谓的老油条。用乌柚话讲,他们是烂船当作烂船扒了。
  乌柚县还有个刘星明,他是黄土坳乡党委书记。他也有个外号,叫做刘差配。县政府换届,副县长差额选举,得找个差配。差配是官场的非正式说法,指的是差额选举的配角。这种障眼法原本就摆不上桌面,自然也不可能有个正式说法。莫说文件上找不到,字典里都找不到。李济运觉得好玩,去网上搜索,得到的解释是:差配,指古代官府向百姓摊派劳役、赋税。看来差配二字,放在古代也不是个好事。
  刘星明最先想到的差配人选是舒泽光,县物价局局长,一个公认的老实人。差配必须找老实人,这都是心照不宣的。选差配不能太早,须得在人大会前不久。选得太早,怕差配人员搞活动,反倒把组织上考察的人差掉了。差掉了组织上的意中人,选举就是失败的。眼看着人大会议渐近,刘星明找舒泽光谈话。没想到舒泽光一听,脸就紫红如秋茄子,骂道:“莫把我当哈卵!看哪个让我做差配!”哈卵是乌柚土话,说的是傻卵,也就是傻瓜。
    ……


相关文章:
   心理学
   民俗文化丛书——蓝印花布
   活出全新的自己-唤醒疗愈与创造
   天黑前的夏天
   解放重庆
   央视大型文献电视专题记录片《辉煌六十年》首部新中国全景影像史

更多评论
昵称: 邮箱: 验证:
主题:
内容: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新方舟简介 | 友情链接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粤ICP备051403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