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《读者》航空版 关于《读者》 订购《读者》 早期文章 在线投稿 来稿选登 广告刊登
论  坛 时代快讯 出版消息 文化动态 健康生活 音  乐 中文教育 读者心声
看 世 界 艺术欣赏 茶  学 饮食文化 关  注 名言警句 幽  默 范子登专栏
日行一善
真善美文章
当前位置:首页关  注真善美文章
重庆小姐妹卖发救母 做最美短发女孩
来源:华龙网    时间:2007/10/25    阅读:2598次
短头发的韩小丹、韩小双姐妹
想到无钱给妈妈治病,小双流泪了
昔日长发的小双在指挥文艺演出

  昔日长发的小双在指挥文艺演出“头发剪了可以再长,妈妈的病却不能拖了……”永川区的两姐妹韩小丹和韩小双,为了给妈妈治病,流着泪卖掉留了多年的长发。

  “卖发救母”的感人故事在当地传开了……

  姐妹俩望着妈妈,不知该说什么好,默默低下了头

  妈妈得病无钱治

  小双,永川区青峰镇青峰小学六年级(3)班学生。一周前,一直身体不太好的妈妈唐永莲突然面部抽搐,不能说话,这让小双特别担心。尽管平时她和姐姐小丹一样,为不让妈妈操心,在家总是很听话、争着做家务。

  这次,她们却没了主意。那天,妈妈相同的病症发了三次。

  姐妹俩决定为妈妈做点什么。看着一贫如洗的家——实际上她们没有家——这个临时住所是花几十元钱租的,在镇的街边上,两间歪歪斜斜的青瓦房,家具有的是邻居搬家时不要的,有的则是亲戚送的。油漆斑驳的木柜上,摆放着今年国庆节,小双12岁生日那天妈妈去给她买的新衣服和新鞋子。看着这些,小双责怪自己太不懂事:要是不买这些,能节约不少钱呢!

  妈妈看上去很痛苦,左边脸时不时在颤抖。小丹倒了碗水,妈妈吃力张开嘴,岂料,喝下去的水一下就从嘴角流了出来。妈妈闭目躺在床上,转而面向墙壁,将自己紧紧地捂住。一会儿,被子里传来阵阵低沉的抽泣。

  小双怯生生地叫了几声“妈妈”,没有回应。她赶紧上前推了一把,唐永莲翻了个身,又不动了。

  “姐,咋办?”小双用求助的眼神望着比自己大一岁的姐姐。一脸稚气的小丹同样茫然。她咬着嘴唇,摇头,再摇头……

  姐妹找不到人商量。多年前父母离异后,她俩就随母从河北省迁到青峰镇外婆家,平日里里外外都靠妈妈。

  过了一会儿,妈妈看起来好些了,竟坐起身来,脸色变得很轻松:“不抽了,你们看,我没事。”

  姐妹俩望着妈妈,不知该说什么好,默默低下了头……

  上哪去筹医药费

  姐妹俩赶忙烧水,把头发洗得干干净净,指望第二天赶场时能卖个好价钱

  那天,姐妹俩没让妈妈做太多家务事。待妈妈出了门,她俩便商量着如何筹点钱给妈妈治病。

  “妈妈肯定中风了,现在还不严重,但不能再拖了。”小双明白,邻居大爷就是因中风瘫痪,如今走路仍歪歪倒倒的。“妈该不会那样吧?”她仰望着天空,自言自语。

  一年前,唐永莲生病时,姐妹俩都在青峰小学读书。老师知道后曾号召全校师生募捐了800多元钱帮助她们,但唐永莲舍不得去医院,捐助的钱付了房租,另外的早已补贴家用。“不能再给老师和同学增添负担了,当初的恩情现在还没报答呢。”小丹说。

  去亲戚家借?找外婆想想办法?不行不行!好多亲戚家的钱还没还,外婆都只能靠儿女给零花钱。

  只有卖头发!小双记得,开学时,在校门口曾有个收头发的叔叔问她愿不愿意卖头发,价格可以商量。镜子里,小双看了看自己浓密齐腰的头发。“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。”

  “好!反正头发剪了可以再长,妈妈的病却不能再拖。”小丹赞成妹妹的想法。

  妈妈坚决反对。“妈,我们本来早就想剪头发了,现在学习忙,还要上早自习,哪有时间弄头发嘛,剪了方便些”小丹说。经不住姐妹俩的“苦苦哀求”,唐永莲同意了。

  姐妹俩赶忙烧水,把头发洗得干干净净,指望第二天赶场时能卖个好价钱。

  “我们不懂得价格,到时要多请问几家,不能卖得太便宜了。”那天夜里,姐姐反复叮嘱妹妹,到时要看她的脸色行事。

  姐妹俩上街卖发

  她不让理发师“动刀”,实在拖不下去了,才恳求理发师“刀下留情”

  周六是赶场天,姐妹俩手牵手在街头转,想找收头发的贩子。

  从上午8时到11时,她俩问了三四个人,觉得“熟知”行情后,才来到街尾,找到那个专收头发的中年贩子。一番讨价还价,贩子愿意出300元买两人的头发,但要将姐妹俩的发型剪成“小男生”——目的是为了多得一寸多长的头发。姐妹不同意,贩子禁不住姐妹俩的软磨硬缠,最终决定给她们剪成“麻雀尾巴”——很短,勉强可扎起来。

  随后,贩子将她们带到路边的理发店。小丹表现出了当姐姐的勇敢,先坐在了镜子前。然而,当她看着齐腰的头发在一阵“咔嚓咔嚓”声中真的变成了“麻雀尾巴”,还是忍不住哭了。

  该轮到小双了,她却久久不让理发师“动刀”。直到实在拖不下去了,她才恳求理发师“刀下留情”:“给我头顶留一层长发吧,不要很多,能扎起来就行。”在她再三央求下,理发师善解人意,真的给她留了薄薄的几缕长发。

  小双有自己的打算,就是把后脑勺的短发用发卡别起来后,再将头顶的长发扎起来遮住短发——她是个爱美的女孩。

  回家路上,姐妹俩在地摊上花两元钱买了四个很漂亮的发卡,将垂下的短发别起来。

  看到两个女儿“狗啃”似的头发,三张红色的百元钞票上还留有小丹的体温。妈妈显得愧疚难当。

  唐永莲说,多年前,她远嫁河北,和丈夫离异后回到永川区青峰镇街村的娘家。因没有文化,加上时常生病,她只能靠偶尔去城里打打零工以补贴家用。

  “两个娃娃很懂事,是我拖累了她们……”说起小双小丹,唐永莲哭了。

  300元能做什么?在女儿的督促下,唐永莲去附近一家药店买了些药,花去50多元,余下的还了一月前请人收割谷子时的欠债。

  “短发的你依然美丽”

  以前梳头,她都要把头发拉到胸前才梳得顺溜,现在却一下就梳到了底。这让她失落、痛心

  10月22日,星期一,上午10时。青峰小学举行升旗仪式,仍由校少先队大队长小双主持。

  “升旗仪式现在开始,立正,敬礼!”台上,小双熟练地主持着升旗仪式的每个环节。升国旗的水泥台上,只见她右手举过头顶,神情庄重地敬着队礼,目光里满是坚毅。

  细心的同学发现,小双昔日浓密的长发没了。“小双,你把头发剪了?怎么舍得啊,那么长!”课间,同学们纷纷围着她。

  “短发方便。”小双轻描淡写地说。

  真的舍不得那头陪伴自己4年多的头发。早上梳头时,小双还哭了一场。以前梳头,她都要把头发拉到胸前才梳得顺溜,现在却一下子就梳到了底。这让她失落、痛心。

  “我把这事儿向学校领导汇报了,打算再为姐妹俩搞一次爱心募捐,但遭到小双的拒绝。”德育老师黄亚华说,小双品学兼优,每年都被评为“三好学生”,还是学校的优秀学生干部。

  “短发的你依然美丽,你是世上最美的短发女孩。”同学们纷纷说。


相关文章:
   父亲去世 女童5岁起照顾"疯妈傻兄"7年
   三女学生千里外献血救人:入围"中国骄傲"
   访丽江华坪县民族中学教师张桂梅:我有一个梦想
   丛飞,就这样感动中国
   保拉: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?
   老张和他爱人在外奔波的三轮车

更多评论
昵称: 邮箱: 验证:
主题:
内容:

一滴水虽然微不足道,
但只有若干个一滴水,
才能汇成一股涓涓细流,
给干渴的人送去一丝湿润;

一根纱虽然微不足道,
但只有若干个一根纱,
才能织成一片布,
给身处寒冷的人送去一份温暖;

一粒米虽然微不足道,
但只有若干个一粒米,
才能煮成一碗薄粥,
给饱受饥饿的人增加一些能量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新方舟简介 | 友情链接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粤ICP备05140390号